一年多前,我曾經去收容所帶了一隻截肢的貓咪出來,但出收容所時肺水腫已經太嚴重,才剛進入動物醫院不到五分鐘就休克,然後過世了。其實救援貓咪的經歷中,這種讓人沮喪的事不在少數,我只能常常告訴自己:短期的不合理,必然有它長期的合理性。但是最近遇到的一些事,讓我及身邊的一些朋友很振奮,我們終於開始覺得,許多令人傷心的事,都有它的必要跟因緣。

故事在下方網址的文章內: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