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知道,我現在是反廢死的,但就廣義的論點來看,我反的不是廢死這個概念,而且現在推動廢死那些人,細節請看這篇文章:關於廢死

文內就有提到,廢死如果把它當成一種執行上的手法來討論,那並無不可,每個國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民情跟狀況來判斷。但是現在的廢死根本就是拿這件事來秀自己的情操、慈悲跟寬容之心 (對,反正死的是別人不是你,你當然可以很寬容),把「廢死」這件事拿來當一個道德高尚的標準,好去指責別人不支持廢死就是不慈悲不人道,進而把死刑犯神聖化,把反廢死的人妖魔化,我覺得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