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親節,因為我們沒有及早訂位,我娘就說只要陪她吃頓飯就好,不用餐廳也沒關係,所以她提議去吃基隆新豐街的一家小籠湯包,我們姊妹倆是都ok。等到晚餐時間,我娘打電話來說小籠湯包沒開店,她找到一家既有火鍋又有熱炒的餐廳,我們覺得總比去鐵皮屋吃好,就直接過去找他了;吃完以後,我個人是覺得早知道,在7-11買微波小籠包都還贏過去這家「幸福鍋物」。因為是地雷我就不貼照片了。

實際上,他們的菜有很難吃的,但也有還可以的,並不完全是食物味道的問題。

我們進餐廳時,我娘已經先點了兩道菜:宮保雞丁跟紅燒豆腐,她小聲的說雞丁好吃但豆腐很難吃。我還滿驚訝的,我娘這幾年的味覺好像已經不敏銳了,連陶板屋那種垃圾她都覺得好吃,現在連她都說難吃,真不曉得是什麼樣子,我吃了一塊雞丁,算是還不錯,但再吃一塊豆腐,完全連一點點都沒入味,好像直接從冰箱拿出來切好就端上桌一樣,旁邊那些湯汁跟佐料不知道是幹嘛用的,完全起不了調味作用;豆芽是吃到一半才好奇吃一塊,她一吃眉頭就皺起來說:「怎麼有豆腐是這種味道的?」聽說他們才新開22天,光是點菜就老闆娘跟老闆交互晃來晃去,我們才點了三道他們就可以記錯菜名,我們也不知道到底要跟誰點,最後是我娘把點菜單拿來自己幫他們寫,才算是點完菜了。

接著我娘說她想吃250元的火鍋,我們要點時,她們說要換位置才有爐子,我們要換時老闆娘又說,那個位子是要吃180元的火鍋,兩者不同,我們都傻眼,她說250元的火鍋又是其他位置......纏夾不清的,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最後是豆芽拼湊出來:「妳是說,我們換位置只能吃180元這種火鍋,然後我媽媽要吃250元的那種,今天沒有開放那個位置?」老闆娘才說對~我們只好又坐回原位,我開始覺得這不是新手或老手的問題,他們應該連最基本的溝通都有問題。

點完菜後我們說要兩碗白飯,第一道菜來,沒有加我點的小辣,完全就很陽春,老闆急著說他菜單有註明啊!我懶得跟他說了,照他們的工作品質看來,沒忘掉我才會覺得奇怪。結果上完菜老闆開始去盛飯,盛了很久很久,最後拿了一碗來,放下就走了,我就問:「我們點了兩碗耶!」他堆滿笑臉說:「這是最後一些,新的飯還在煮,妳要等一下。」我說:「等多久?」他猶豫了一下說:「十幾分鐘~」我忍不住大聲的說:「十幾分鐘?你有沒有搞錯啊!」他是叫我先吃完菜再吃白飯的意思嗎?他就一直道歉說還沒煮好,這時豆芽碰了碰那碗飯說:「可是這碗是冷的,我不要。」他就把飯又拿回去,然後接下來的菜等很久後才出一道蔥爆牛肉,我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標準的台北人口味,跟南部一樣是甜的,又沒有道地南部菜甜得有特色,我媽跟我妹還可以接受,就都讓她們吃。

過一會兒我才想起來,說:「沒有白飯的話,菜圃蛋就退掉吧!」結果跟老闆說時,老闆又一臉為難的說:「可是蛋已經好了。」我一回頭果然已經要端上桌了,我說有人吃菜圃蛋是單吃的嗎?這時一個年輕人就指著飯鍋說:「飯好了飯好了。」我們一看,電鍋還正在冒著滾滾的大白煙,連不擅烹飪的豆芽都看得出根本還沒好,我們勸阻不及,老闆娘急忙著:「熟了熟了。」就去盛飯,我們就很無奈,結果老闆娘盛完飯居然把飯端到我面前,面無表情的說:「妳吃吃看。」我說:「什麼?」她理所當然的說:「妳吃吃看熟了沒有。」我用看神經病的表情看著她,她仍然毫不退縮等著我吃,這時我非常肯定她真的是智障,覺得除非把飯砸到她臉上,否則講什麼都是沒有用的,但我娘很緊張一直看我,我只好按下砸她的衝動吃了一口,跟她說:「沒熟。」她才又匆忙拿回去。這真的很奇怪,可見她完全不會煮飯,那跟人開什麼餐廳?而且動作粗手粗腳的又不秀氣,不會煮飯也不像養尊處優的人,那她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

最後我們吃到快完,兩碗飯才端來,我娘一直說:「好啦好啦!不然就等等去吃別的。」我說不用,蛋還ok,其他都很難吃,但一餐其實有一道菜可以吃就夠了,我一邊吃一邊說:「早知道要吃這種東西!我還不如待在家裡吃泡麵!」然後最後一碗餛飩湯也還可以,吃完我就等不及走人。我在門口豆芽去開車時,我娘走出來說:「妳剛剛太大聲了,我經過櫃檯時老闆娘說:對不起啦!我們這裡是小餐廳。」我說:「我算客氣了。她這樣講那就表示她覺得自己沒問題,我們剛剛的狀況,哪一件事跟餐廳大小有關了?路邊攤都贏他們。」接著老闆也出來道歉,說怠慢了、招呼不周,我娘還跟他哈啦說不會啦!還是有一、兩道菜不錯,我是低頭玩手機完全沒有要搭腔的意思,他看了我半天,只好回店裡。

不過這樣的店,大概三個月就倒了吧?

創作者介紹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完全不用看完整編文章~光你說陶阪屋是垃圾食物,我就了解你是怎樣的味覺了.....所以這文章就是不客觀的舒壓文
  • 不敢署名的路人甲吠屁啊?!

    天空為限 於 2016/05/07 18: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