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的沒有什麼新鮮事,不管再荒謬的說法,都可以找出前例。近期挺服貿的人把反服貿的人解釋成為「怕競爭」,認為年輕人是因為怕開放飯碗不保,是沒有志氣的行為;這些人一定都活在自己邏輯簡單的世界裡,除了他們之外,全世界都看得出來,台灣人不是怕競爭,是我們知道競爭就算贏了,好處也是落到老闆身上,競爭贏了不會有好處,只能確保自己有口飯吃而已。

以前的社會常理是平凡的、沒有競爭力的人,活得平平淡淡,安於沒有太大發財機會的工作;有企圖心的人就去冒風險,去加強自己的實力,以期自己可以成為人上人。這樣很好,因為低風險低獲利的日子總是有人得甘於去過,不然很多服務業、公務員、上班族不做了,每個人都要去競爭去做一些所謂「更有競爭力、更有出息」的事,社會上這些位置有誰可以填補?用童工嗎?

這就像之前失業率很高時,馬英九祭出的因應方案是「讓民眾免費進修,以提高競爭力」,我看了幾乎傻眼,我認為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都不可能覺得這是一個解決方式,但是我錯了,很多書念很多但腦袋故障的人就跟著很認真的要求自己「提高競爭力」!

提高競爭力不是用在這種地方好嗎?舉一個例子,如果有家長對老師投訴「班上成績最後十名的孩子,都遭受歧視及減少資源的待遇,這樣孩子很可憐,請老師想想辦法。」老師提出的辦法就是:「提高這十個孩子的競爭力,讓他們脫離最後十名。」很好,一個結果是這十個孩子成功脫離墊底的成績,但是換成另外十個孩子墊底,繼續遭受歧視跟不公;另一個結果是這十個孩子成績變好,但其他孩子也很努力,成績也變好,所以以前的墊底十名成績是30分,但全班都提高成績後,墊底的成績是60分,也就是孩子們雖然進步了30分,但排名跟遭受的歧視仍然是一樣的,他們只能期待別人輸給自己,因為自己的成長是有極限的。但如果上述狀況發生了,對老師是有好處的,因為墊底的成績高了一倍,這個班級的總成績就會比其他班級高,老師就會變成是很會教學生的名師,但是對於學生個體來說,雖然自己的實力變強,但至少待在這個班級的時間內,他永遠都是墊底的。

班級就是國家,學生就是人民,馬英九就像老師。

但政府官員這麼腦殘已經是常態了,記得之前我盧彥勳,抱怨台灣都不支援運動環境,吳敦義竟然說:人都是一舉成名之後,「光環才會隨之而來」,吳敦義甚至說,人要經得起寂寞,人助自助,「這是沒辦法的事,全世界都這樣!」

那就是說那些有健全支援政策的國家,都是在浪費資源嗎?有人還支持他說:「要禁得起考驗,給自己磨難,才會有出息。」那考驗最大掙扎成器的人就是早年的鄭豐喜啦!你怎麼不把兩腿砍掉好讓自己磨練出他那種苦學的意志力?為什麼不讓自己破產好讓自己學習從貧窮中爬起來?德蕾莎修女認為幫助窮人給她的生命很大的意義,這麼說來大家就必須要製造更多窮人來讓她幫助是嗎?五體不滿足的乙武洋匡也很讓人佩服啊!你要不要讓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砍掉四肢,好讓他培養出像乙武洋匡那樣的毅力?

有很難理解嗎?

其實服貿能不能帶來財富,不用去猜,看台灣本地的例子就知道了,花東沿岸跟很多地區的開發都是同樣的例子,地方落後因此要引進觀光飯店、賭場,號稱要促進地方繁榮,所以消滅了自然環境,用來空出地方做生意,最後地方是繁榮了,但是是那些外來的產業賺錢,景觀破壞了、在地產業毀了,房子變到大家住不起、日常花費也變高,所以原來在地的居民就被趕走或落到地方最底層,地方的繁榮對他們一點益處都沒有,只對商人有好處。有一次我看公視新聞在採訪澎湖博奕的贊成跟反對兩方,贊成的一方都是老人,笨到會相信政府那種,他們一直說想要交通(跨海大橋),想要家鄉有工作,反對方再怎麼跟他們解釋好處不會落到居民身上,財團進駐會毀了澎湖,讓人民更窮,那些老人還是聽不進去。

印度跟中國都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地方,所以我一些從中國嫁過來的朋友,她們說自己在中國內地的薪水時,我都不敢相信,低到跟家庭代工收入差不多,有一次還說在中國念書的女兒生日,聽同學提起過芭比娃娃,很羨慕同學,她得去買了給女兒寄回去..........我說中國難道沒有芭比娃娃嗎?芭比的世界旗鑑店就開在上海耶!在我想像中,跟我們窮台灣比起來,芭比娃娃在中國應該是賤民的玩具吧?就算當地百貨公司沒有,淘寶買也不是難事啊!她只是尷尬的笑一下,說:「那是沿海的人啦!」但我明明記得重慶也是重要都市之一啊!而我們覺得印度已經有錢很多了,但種種國際新聞顯示,落後跟貧窮的地方並沒有提升,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貧富差距拉大而已,不是貧窮人的生活被改善。換句話說,如果你不是巧取豪奪的商人,就會變成一堆牛糞,國家用你當肥料或晒乾當燃料,去餵養有錢人,但不會把錢分給你。

所以很多支持統一的人講起中國大規模的什麼晚會、奧運開幕式,都一副充滿嚮往的樣子,我是覺得你又不是政客跟商人,羨慕個屁?你們到了中國那種體制下,就變成那些排字幕的一般民眾,得聽命行事,然後讓國家拿你賣命的成果去展示國力,但你自己就是一顆聽命的棋子而已,那些榮耀又跟你沒關係,你是在羨慕個什麼勁兒?

我是很奇怪我們這種不用替老闆賣命所以不怕服貿的人在這邊反對,那些一點競爭力都沒有的那些照體制乖乖過日子、賣命、「可被取代性高得要命」的人也跟著在那邊自以為有資格講競爭力,是怎麼回事?如果馬政府這麼拙劣的騙術也能把你騙得團團轉,那遇上中國人時,你絕對是第一個死而不得全屍的人。

創作者介紹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雷霆
  • 您好,我是經濟系的學生,可能我的想法非常天真,不過還是想跟您討論關於此篇的內容.
    您說馬英九的因應方案「讓民眾免費進修,以提高競爭力」並不是個好方法,我並不認同.您將整個台灣比喻成一班的學生,無論後十名的成績如何提高競爭力,總還是會有人來當這後十名,這部分我同意;但今天一旦兩岸開啟服貿之後,這個班級的學生就不只有台灣人了,也有大陸人,倘若我們能透過進修的方式提高競爭力,讓最後面的十名變成是大陸人,這難道不是個好方法嗎?您在文末也認為那些可被取代性高的工作者,才是服貿通過最該擔心的對象,那也不就說明了,說到底還是個人競爭力的問題,那我就不太懂為何您在第三段文末會覺得想認真提高自己競爭力的人是腦袋壞掉.
  • 首先,你的問題讓我不相信你是經濟系的學生,人的身份不是自己說了算,其實很明顯就可以看出來,當然,或許現在的大學生跟我們以前的大學生,程度差太遠了,所以我看不出你是經濟系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很抱歉。

    我只問你三個問題:

    一、如果,假設未來的社會,有無盡的中國人來了,任我們踐踏(依你的說法是這樣),這些最後十名的大陸人,不會進入我們社會嗎?他們找不到工作,確定不會造成台灣的問題嗎?
    二、你確定有中國人會來墊底嗎?
    三、你又確定中國人來了,就一定會墊底嗎?(有時努力敵不過天份,通常大多時候都是這樣,你確定你很努力,中國人就不努力嗎? 這個邏輯我實在不懂)

    即使服貿通過,情況如何仍未明朗,而你已經把"中國人當墊底"當成解決方式,這實在不能怪我不相信你是經濟系的。這根本連基本邏輯能力都有點問題了。

    最後,不是想提高自己競爭力的人腦袋壞掉,是以為提高競爭力就有助於解決整個社會問題的人頭腦壞掉。

    正常的社會,是一般人可以溫飽,優秀的人有特別好的前途,而不是一般的人去死好了,優秀的人只能生存。你看不懂這件事的話,我覺得怎麼跟你討論都沒有用,你應該要做的是精進你的邏輯能力,而不是找人「討論」。

    我就用電影中看到的例子跟你說吧!玩大風吹搶不到好位子,是我們自己的錯,但如果根本位子不夠,那就是社會的錯。這已經很淺顯了,如果你再看不懂我就沒辦法了,我其實比較沒興趣教人,因為我很沒耐性。請見諒。

    天空為限 於 2016/06/15 01:12 回覆

  • 二馬
  • 果然是想法天真....比我認識的大學生還...
  • 其實已經不太能用天真來形容了..............

    天空為限 於 2016/06/15 0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