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是在去年上半年診斷出有乳腺癌,雖然我一直希望有奇蹟出現,試盡各種方式,但還是留不住牠,在今天晚上七點多快八點時,我送牠離開這個世界了,希望我們未來會在更好的地方相遇。

這一年來過得很累,每天要定時餵藥,我也學會幫貓打針,其實小白幾個月前就快要進入絕食狀態,那時不管腫瘤狀況如何,光是體力就會撐不住,一般來說,這時通常會強迫灌食或是進醫院打點滴,還好我認識張醫生,可以用特調營養針促進牠的食慾,兒茶素、靈芝、牛樟芝等,聽說可以防止腫瘤擴散變大的食品,也每天餵食,為了促進食慾,小白吃得稍微少一點,我就趕快買牛排、雞、魚回來烤,這孩子很挑嘴,食物要每隔一週換一種新的,不然牠會吃膩,所以很多都是打開或煮完,妮妮跟ruru也吃不完,就一批一批拿去餵浪貓。

在無力控制牠的生命長短時,有時這樣的金錢跟體力耗損,反而會讓人有一種盡了什麼義務的感覺,這時候錢跟時間都不重要了,甚至錢花得越多,越讓我有種為牠做了什麼的感覺。不僅是大陸跟香港的邀約工作我都不接,甚至連外縣市的工作我也不去了。

後來我找到一般醫院還沒引進的新療法,為了怕大眾運輸讓小白不高興,每個月的計程車錢就要八千以上,每週24小時待在家的時間超過兩三天,工作完除非回家一趟,確定小白好好的,我才有心再出門買個東西什麼的,如果我覺得牠今天吃得少一點,會捧著一碗飼料或罐頭,一直跟著牠換地方,過個幾分鐘到半小時之後,牠會突然覺得對食物有點興趣,我再餵牠吃,飼料也是一顆一顆用手餵。

一直到三月中,小白的狀況跟體力都維持得不錯,幫忙觀察小白狀況的有貝恩的洪醫生跟中興的張醫生,每次聽我回報的狀況,他們都很驚訝小白生命力這麼強,吃得多玩得也多,有時怕牠喝水量不夠,我會把水碗放在床上,小白會睡著睡著起來,發現有水就喝,我才鬆一口氣把碗拿回原位放。

但我不覺得我做得特別多,每個愛貓的人,都可以理解並且做到這個程度,雖然只是一線希望,但我希望牠在世的時候都是舒服開心的,我只求這一點,其他的沒什麼了。除了錢跟體力的付出,還要小心不能自怨自艾過頭,因為沒有人有耐心聽妳一天到晚低氣壓,我難過時,有人會叫我放下,我不提了,有人會叫我不要壓抑,而這些建議我都不想聽,我的情緒本來就會有起有伏啊?這不是很正常嗎?幹嘛我風吹草動就代表我壓抑還是放任自己淪落?但我沒有辦法阻止別人對我種種的隔空診斷,這也是最累的地方。

三月中開始小白突然食慾大量減退,體力也變弱,我開始幫牠注射加量的營養針,用針管餵牠喝水,但是牠的眼神還是清醒的,呼吸變得很喘,但我覺得牠睡覺的姿勢還是有舒服的樣子,只要牠還有一點生活品質,我就想讓她享受,但我決定牠一開始痛苦,就讓牠安樂死,因為癌症到了末期,不太可能治癒,如果撐過痛苦,可以好起來,那也就算了,但癌症的痛苦不會變好,只會痛苦到死。

這一週以來,小白狀況更差,到了最後幾天,不管我餵牠吃藥、喝水,牠都會吐出來,並且喘氣喘得更痛苦,花精、靈性彩油都用上,我只希望牠可以在睡夢中好好離開,但小白還是症狀越來越嚴重。

昨天牠躲了一整天,只有半夜聽到牠出來上廁所的聲音,那時我才鬆一口氣,也才終於敢睡一下,但也不敢逼牠不要躲,因為牠真的很不舒服,如果牠不想在外面,我也不想把牠抓出來;今天牠終於出關了,但我抱牠時,發現舌頭微吐在外,呼吸急促,這就是腫瘤轉移到肺部,肺積水到最後會產生的症狀,也表示時間不多了,但是我想起小白一向害怕外人、害怕陌生地方,我又怯懦起來,告訴自己不管了,讓牠在家待到最後一秒吧!

到了晚上七點多,我進房間,發現小白從微吐舌頭,變成嘴一直大大張著,樣子看來處於窒息邊緣,坐也坐不住趴也趴不住,一直有喊叫的樣子但是叫不出聲音、牙齦毫無血色............我淚如雨下,因為光是用看的就知道牠有多痛苦,我拿來籠子在牠面前打開,問牠:「妳要不要去醫生那裡早點解脫?」本來陷入狂亂的小白竟然乖乖爬進牠平常最討厭的籠子,就在裡面趴了下來。

我帶牠去醫院,看小白看很久,很喜歡牠的張醫生,反覆檢查了一陣子,希望是其他有得治療的原因,但最後說:「牠真的快不行了。」我說:「那就送牠走吧!」張醫生還很猶豫:「妳確定嗎?現在?」我說:「不然你的建議是什麼?」醫生無語,說:「其實我也只能這樣建議,但是妳真的確定嗎?」講完他又說,小白也快走了,而且會這樣直到不能喘過氣.................

這時小白又開始劇烈喘氣,我一邊哭一邊說:「真的啦!拜託你!牠看起來好不舒服...............」醫生才終於回頭去配針,我就把臉貼著躺在診療檯上的小白,手摸著牠的頭,問醫生:「牠打這個針會不會痛?」醫生保證不會,醫生媽媽在旁邊勸我先回家,說讓醫生處理就好,我別在旁邊看著,我說不行,我現在走了牠會害怕,我抱著牠離開吧!

總之,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但沒有想到我想靜一靜時,又有其他插曲,我在個人FB上發表小白已經離開的事,有一個我日常生活中不認識的臉友,有教過我給小白用什麼花精,在她版上發表這樣的文章:

11132141_10202689706923263_397224273_n  

所以我一向很討厭半路出家的所謂動保份子,動保反對安樂死,但原因是有人不願意花錢幫動物治療,有人是不願意花時間,相對之下安樂死只是小錢,所以大家呼籲寧可送養也不要安樂死。但如果動物非常痛苦,而且沒有恢復的可能性時,還不願意幫牠安樂死的話,那就只是捨不得花錢罷了,這是要自己親身在這個圈子打滾過的人,才會知道其中分別。

雖然我塗掉名字,不過這個八婆的名字縮寫是CS,本來不想理她,但她跑到我的版上表示「遺憾」,還指責我如果不願意花時間花錢,就請我高抬貴手以後別養寵物,我反擊時她就辯稱,只是大家各人意見立場不同,我反擊一定是因為我心虛。

然後她非常煽情的控訴我:「小白還想活下去!妳看不到嗎?」(這人真的有病) 「我堅決反對安樂死!」(這是反對收容所十二夜的台詞,敢情她根本搞不清楚收容所所謂的安樂死,跟一般病重安樂死的意義有哪不同?只是聽聽口號就跟著嚷嚷,以為這樣就是愛動物了?)

但我想她跟我不熟,所以到她版上去說,我花了很久時間很多金錢在照顧,不是為了省時間省麻煩才安樂死,但她居然刪掉我的解釋,繼續在我版上說我是不想花錢花時間照顧我的貓才把牠安樂死,還把醫生的猶豫解讀為醫生反對我安樂死!要我繼續治療小白!而是我不願意給小白機會,問我憑什麼決定一條生命的去留?

這時我就懂了,她並不關心小白,也不想知道真相,她只想找個靶子來攻擊,好對外顯示自己的心多麼善良高貴,但實情是她可能從來沒有照顧過任何一隻動物到終老,也不會真的捐錢、也不會撿動物,只要拿抄來的理論到處嚷嚷,裝出一副很有愛心的樣子她就滿足了,我就跟她說:「妳這種人不配用花精,這麼尖酸惡毒的人,什麼工具到妳手裡都會變毒藥。」她就開始重複指責我一樣的話,說我生氣是因為心虛,還說小白死了我就解脫了,以後別再養寵物對大家都好........我到她版上把我發過的解釋文章再PO一遍,她就又刪掉,並且封鎖我,這樣的人敢說別人心虛?我真是見識到了神秘學圈裡自欺欺人的狀況有多嚴重,但因為這種人不在我的社交圈內,我平常也不會見到。老實說,她前幾天跳出來教我怎麼用花精時,我還被嚇一跳,我朋友都是帥哥美女,或至少知性氣質好,或至少特色鮮明討人喜歡,我怎麼想也想不起我的朋友圈中,有人會是長這個樣子的?當場有點反感,但我想她是好心,我不能以貌取人,沒想到我的神經病雷達果然還是很準的,我會覺得難看的人,通常不是純粹長相的問題,還有他的品行問題。後來她被我幹譙就手足無措(這種人可能覺得正在難過的人最好攻擊,因為可能不會反擊),先是裝無辜說她無意口水戰,後來又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指責我:「妳已經生病了!請不要再造口業!」他媽的還真是釋昭慧的邏輯一模一樣,我叫她先擔心自己的口業吧!別人的業力干她屁事?

而且會對一個剛失去十幾歲貓咪的飼主,只想著指責對方的不是,卻瞎眼看不到過程的種種轉折,大家在神秘學圈找老師、交朋友,還真的要小心啊!但既然反正我不喜歡她的長相,更不需要她的關心或支持,她封鎖我也算是幫我一個忙了,還是謝謝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空為限 的頭像
天空為限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