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好友榛果小姐,以及她的版友提供的主題名稱XD)

376695_407753502620171_1436187644_n  

新聞詳情 http://pt.av383.com.tw/viewthread.php?tid=807&extra=page%3D1&frombbs=1

這個新聞一出來,由於我的朋友們大部份跟我一樣是粗人,所以標準的反應當然是高興得手舞足蹈^^~~

但我們對於把這個南韓醜女拿來跟楊淑君作比較,覺得非常不合理。版友說:「楊淑君是贏了被黑掉,她是輸了不甘心,不同不同。」
我個人的重點沒那麼有深度^^~我只覺得楊淑君很美,哭的樣子還是梨花帶雨,會讓人想拿面紙幫她擦眼淚,難含女哭的樣子,你會想賞她一巴掌叫她小聲一點不要吵到我,差多了。

偏偏那則新聞中提到,有很多留言還是偏向指責台灣人看到南韓就不分是非、還有台灣人落井下時是沒品格;拜託!我打賭不只台灣人,南韓在體壇上臭名遠播,我不相信其他國家會支持他們!這叫多行不義必自斃,不然我們有啥好高興的?南韓怎樣關台灣屁事?台灣人最大的毛病從來就不是民粹,而是「愛當好人」,對方無理本來就應該聲討,南韓形象不好不代表他們全是錯的,但也不代表他們就全是對的啊!這種人的毛病就是為了彰顯自己的高貴情操,越是不值得原諒的他們越愛去原諒,然後再來指責別人不原諒或是據理力爭叫作沒品、丟臉;我倒是想說,就算丟臉又怎樣?無恥又怎樣?大陸跟南韓在國際上無恥多少年了?還不是一樣有你們這些想當聖人的去幫他們說話?那請問無恥有什麼不好?卑劣低下又有什麼損失?你們一樣說要就事論事不可以討厭人家啊!

這就像是很多人被婊了之後不敢發脾氣,跟我說他怕得罪人;我都說你為什麼不想想他已經先得罪你了?如果他得罪你的下場,不是受到反擊或懲罰,而是讓你更小心翼翼不敢得罪他,那請問得罪人有什麼壞處?我們更應該倡導每個人都盡量去得罪別人,才比較好生存吧?老是搶著原諒壞人的那些聖人,會讓我們普通人的日子更難過,因為壞人都是聖人寵出來的,這些有救世主心態的聖人才是一切禍害的亂源吧?我覺得倡導這種偽君子思想的人,不分青紅皂白都要原諒的人,才是最不講理的人。

這種人,完全不管比賽才三天,南韓就鬧了六次,硬要編派說台灣人見韓就反不分是非;同樣的這一批人,如果台灣代表隊做一樣的事,他們就會說我們在國際上丟臉,沒有運動精神。因為唯有指責自己人,看起來最可以像是一副公正無私的樣子,有些人就是當正義使者已經當到是非觀念跟正常人不一樣了。所以越壞的他們越要幫忙開脫,越好的他們就越要去苛求。基本上就是莫名其妙的一票嘴砲王。

我還比較希望他們是被婊的,那樣才比較合理,才跟楊淑君有得比!不過她根本就只是輸不起,想想他們南韓多年來在國際賽事怎麼婊別人的?一向都是輸也沒關係,他們可以用盡卑劣手段硬要讓自己變贏的,所以這次他們不是為了被婊而哭,是為了不能婊別人讓自己贏而哭,這種貨色有什麼好同情的?而且人家還安慰她要給她特別獎咧!我是覺得只要有錢,全世界都會不計較你的人格有多麼下流,所以台灣應該用一種死豬不怕滾水燙的心態,不用建立什麼形象啦!刮錢就好,等到有錢其他國家還不是得禮遇你抱你大腿?就像中國跟南韓這兩大國際土匪,有誰敢對他們怎麼樣嗎?

順便講個題外話,我學生時代很哈日,有人說現在年輕人哈韓就跟我們那時差不多啊!拜託!差多了~日本不只比我們有錢,國際禮儀跟處事風格也都很大器,而且反日的人用的都是什麼南京大屠殺啊日據時代的事情來罵,問題是那都古代的事了!但南韓的卑劣跟低級是現在進行式耶!哪有一樣

我今天看到這則新聞的後續,還是滿心歡喜手舞足蹈,我就是很普通的人啊!沒辦法。

昇華與寬恕,會是化解冤仇罪好的辦法。前提是要你已經沒有其他辦法時XD (感謝朋友潘傑森提供這句至理名言)

 

後記:有朋友寫信來臉書訊息跟我討論了一下,所以又發展出我後續的言論:

其實這件事我完全不在乎南韓是對是錯,要說我是對南韓有偏見我也承認,事實上我完全就不打算以公平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就南韓的種種行徑來說,如果要我們對他們沒有偏見,評論他們也完全當作他們以往的惡劣行徑不存在,認為這才是公平的話,那無異於在告訴我們的小孩:「人品是不重要的,因為你即使平日素行低下,但是別人還是不能對你有成見、還是要給你公道,還是要對你有同理心。」我覺得面對一個平日就人品不佳的人(國家),不管做什麼事,就算有理也要被投以懷疑的眼光,才是好的教育,讓小孩知道平日的言行都會深深影響你自己的信譽,決定他人對你的看法,這才是真實的狀況,對我來說這才是公平的。你平日有膽子當土匪、當騙子,那就要承受別人對你一開始就貼上壞標籤的後果。

http://lightwang.pixnet.net/blog/post/29969407
文中所說我印象最深的是2004年瓊斯盃事件,崔輪我毆打錢薇娟,因為我看的是現場轉播,從頭到尾中華隊贏得很合理,沒有爭議,也沒有任何可以讓對手忿忿不平的地方;但兩隊互相敬禮結束之後分別轉頭走向自己的休息區,崔輪我就突然像一隻壓抑不住的瘋狗一樣,回頭衝向錢薇娟,連揮好幾拳,事後她說自己是一時衝動,不過她的一時也未免太久了,她直打到其他人來把她拉開,她還想掙脫眾人衝上前去,眼中的恨意仿佛錢薇娟是她的殺父仇人,我那時真的被嚇呆了,這個女人的粗魯野蠻跟瘋狂,為什麼可以讓她代表自己的國家來到國際賽事?之後大家要說南韓都是這種人,也是合理的印象,因為一般正常來說,這種登不上檯面的人,除非是沒有別的選擇,否則誰會讓她出來丟臉?

這個國家自己不在意自己的面子,我們這些外人幹嘛要幫他們顧慮?

今天如果我是奧委會的成員,有評判權及話事權,我就會就事論事,以現場狀況來評判,而不去看南韓以往的行徑,因為一碼歸一碼。如太過偏頗,就有虧自己的職守。

但那是決策的人應該採取的態度,因為他們是裁決的人,我們不需要,因為我們只是「輿論」,輿論這種東西本身就是一種偏見跟印象所組成的,就單次事件來說,輿論是不公平的,但是就整體長期的表現而言,輿論才是正確的。

創作者介紹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ӧ�
  • 版主我發現你反韓又反中又反台你是滯台倭奴吧

    要不然就是倭奴跟台灣矮黑馬來原住民混血的滯台倭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