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跟一個某協會的貓咪志工鬧翻,整件事情其實損失不大,狀況也不嚴重,但是這個圈子是非太多,何況她又很會裝可憐又有被害妄想症,為了免得以後人家問起我時我早以忘了這件事,就在這裡把事情的始末記錄下來。

在我的生活中這是一件小事,但是天曉得一些整天除了盯著貓狗其他就沒事幹的人,會不會又惹出什麼後續風波,我也懶得每個人問一次我就講一次,就只能寫下來了。

一開始是我從基隆山上的新豐街搬到市區的延平街來,尚未正式入住時,有天我拿一些日用品去放,然後出門要去上課,走到巷口時我聽到很淒涼的幼貓叫聲,找了一下後果然發現一隻身形約兩、三個月大的橘子幼貓,但牠跑來跑去不肯讓我拿罐頭給牠吃,我只好把罐頭放在原地,趕快要去上課,同時我把這個狀況PO上facebook,這位陳X霏就回我留言,說她可以去看看,之後她下樓剛好遇到小貓發現我留的罐頭開始在吃,就拍了照片給我看,跟我說小貓身上疑似有傷口的痕跡,要不要她用捕貓籠幫我抓?我說如果受傷那當然一定要抓,醫藥費等我會負擔;她也真的幫我抓到了,幫小貓洗完澡後發現牠並沒有受傷,只是在車子下面鑽太久身上卡了油污,因此看起來很像有傷口。沒有受傷當然是最好,她很好心的讓小貓留在她家約十天左右,之後我跟一位家族排列老師佑宣聯絡後,決定由她收養,陳X霏有事去台北時就把小貓帶去給她,一切皆大歡喜,從此我們就建立交情。

我之前也做過很短時間的全職義工,知道那種生活經濟壓力很大,而需要幫助的孩子又太多,所以我們認識之後,她常救援貓去TNR,如果是超出他們協會經費預算之外,或是可能不能報的,她就會打電話問我要不要救,既然不能報,意思就是醫藥費要我負擔,我當然都說ok,因為反正如果是我自己遇到我也會撿,有人處理這些事,我只要出錢就好,對我來說也很划算;還有一次是她家的貓要動手術,但家貓不能申報經費,這筆錢我也出了,因為如果她心不安,其他救援工作也不會順利,這些我都無所謂;有一次她跟我說,隔天要去華山藝文擺攤義賣,但她太忙太累,連要賣什麼都沒準備,我還請一位我塔羅牌班上的學生去駐攤,免得開天窗,她說海報什麼的她都不會寫,那天剛好我在高雄念書的小妹北上找我玩,我們三人在她住的東方帝景樓下會客室,我小妹熬夜幫她畫完了隔天要用的海報。當然這些事我覺得都是為了貓咪,大家能做什麼就做什麼,所以對於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我也一直沒有想太多。之後她說她有做烘焙原料的朋友,都贊助她蛋糕讓她義賣,我小妹回高雄後三天幫她賣掉五十幾盒,我跟豆芽這邊加一加也三十幾盒跑不掉,這不是說我們對她多好,而是我們很清楚是非常在乎貓咪生存權的人,可是之後發生的事,讓我覺得她一直認為只有她自己關心貓。

但是平日閒聊時,會談到彼此的觀點,我對於她口中「真的很怪!」的動保爭議份子,聽起來就覺得是作事方式不一樣,仔細想一想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壞,但她對那些人咬牙切齒。不過我都當是他們動保圈內的紛爭,這本來就很麻煩,我也不宜干涉。不過據她所說,她當貓咪志工時間並不久,以前她都是養狗,所以她常常跟我侃侃而談一些養貓經,還曾經很得意的問我:「妳知道為什麼貓不能吃狗飼料嗎?」我一時間愣住,是因為我們在貓圈混太久,這些對我們來說是常識,我沒想到會有人這樣問。答案有很多啊!狗飼料中沒有牛璜酸會導致失明 (卡妙堤醫生的著作中就有案例),狗跟貓需要的蛋白質含量不同、貓吃狗的食物會便秘~狗吃貓的食物會拉肚子.........隨便就有一海票理由啊!結果她看我愣住,就宣布答案:「因為狗飼料沒有牛璜酸!」我就說:「喔!」至於其他事情我懶得說,我去跟她說從十年前開始我就曾經一口氣接手十五隻流浪貓要幹嘛?跟她說我為了手頭拮据醫藥費吃緊,所以曾經整天纏著獸醫,要他們基本的醫藥常識教我,所以我有好一陣子撿到的貓咪都是自己幫牠們配藥打針,甚至半夜獸醫院沒開,我還會去幫鄰居的貓「出診」要幹嘛?反正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全職做這件事心理壓力實在太大,所以我決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就全權花錢讓專業的處理了。這又不是在比誰比較會養貓,我認為久了她自然就會知道這些是常識了,所以不用潑她冷水。

合作了一段時間,她也有幫我一些忙,就是我放假回嘉義時,這兩、三天當中她會幫我餵貓,其他事情她一向都說自己很忙很忙,我也不太敢拜託她,免得好像我去佔用她救援貓咪的時間一樣;嚴格說來,如果要依她對其他動保爭議份子的批判來說,她自己也很可疑啊!她說某某人拿照顧貓當藉口不去工作,據我所知她也好一段時間沒工作了,我如果問起她有沒有要找工作?她就會說放不下這些貓,再過一陣子吧!然後她說她山窮水盡,又沒有人幫她負擔,但是住的是基隆房價很高的東方帝景;她說她積欠好幾個月的房租,但是最近要搬家時又說有押金可以讓房東慢慢扣,她自己前言不對後語的狀況非常多,但我覺得只要沒有對貓不好,她的生活讓她自己處理,我沒有權利管她要住什麼地方。不過從她跟我說要搬家起,我就上網找了一堆空間大、可以養寵物,房租很低,又還算乾淨的租屋資訊給她看,但我發現她都興趣缺缺,她偏好那種裝潢漂亮的昂貴房子,又要在市區內(因為她說她放不下這一帶的貓),我想也許她有辦法,就也沒給她什麼建議,因為我本來就不愛管閒事。直到她某天又跟我說,她急著搬家,可是押金跟租金要東借西借還湊不齊,她還打了幾天工......雖然沒明說要借救,但有求救意味,可是我就覺得,她住的房子永遠比我好,萬一未來除了押金還要借租金,我可養不起,就沒借錢給她。過一陣子她又說新房子的房東突然不租她了。這些聽起來也都可以稱得上怪吧?真要認真算起來,沒有一個人不怪,但每個人要考量跟面對的事又不同,拿自己的標準去說別人怪也不合理,所以雖然她老指責別人怪,我倒是沒有質疑過她。

認識幾個月,延平街有一隻一眼白內障的母貓,讓我餵過一次後,每次我回家,牠就會喵喵叫著跑過來討東西吃,很乖很可愛,我也跟她提起過這隻貓,有天她打電話給我,說母貓疑似懷孕,問我要不要撿?我說當然要,天氣這麼冷,生下來牠又不好覓食,她就先把貓抓起來,寄放在愛六路一家也有在援助流浪貓的咖啡店裡,老闆娘人很好,但住了幾天她老公快發現了,她說我們一定得把貓移走,不然可能麻煩就大了,我貼出求救訊息後,很幸運的,出版我星座書那間出版社的馮總編說,他願意接手照顧直到母貓生產、斷奶,我就約了陳X霏跟我妹(負責開車接送)一起送貓去總編家。到了總編家,陳X霏的言行就嚇了我一跳,她的態度雖然還算正常,但是言行間就透露一種質疑跟不信任,一直強調總編沒經驗不應該說要照顧貓,轉推銷她撿到的狗,還跟我妹說:「妳姊曾經識人不清過,所以我不放心。」她指的是我曾把撿到的貓交給一個新手中途黃X政,但他弄丟很多隻貓,說是阿嬤開門窗,我雖然生氣也覺得他不負責任,但是因為已經認識幾年,我們突然跑去他家時,也看過他在外面設了一些籠子試圖把失貓找回來,家裡堆了一堆貓用品,我只能說他非常不小心,不會再把貓交給他,但陳X霏自己也借他捕貓籠拿不回來,只要不到虐貓虐狗的程度,誰有資格說自己多會看人?

要說挑主人我還比她擅長多了,我送出的貓數量很多,幾乎後續都追蹤得到,也都是認識的人,很多中途因為擔心,面對認養人時就極盡尖酸刻薄跟找麻煩,他們自認為那叫嚴謹,我覺得那叫腦袋裡裝漿糊!你真的嚴謹就不該讓人有戒心,才看得出真相,像我曾經送出一隻在北藝大撿到的成貓,放在學生那兒,聯絡好認養人,說規矩是送一包貓飼料表誠意就好;然後我打電話給學生,說如果認養人是隨便拿一包大賣場飼料來,那可能表示他養貓只是好玩,所以態度也不誠懇,就拒絕認養,把飼料錢給她就好;如果買了最貴的,表示他有做功課,但做事欠缺考慮,後續追蹤要很小心;如果她是先打電話來詢問妳家貓咪吃哪個牌子的飼料再去買,那就可以放心了,表示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很幸運的她是先打電話來問的,之後貓咪送出兩三年內我們都還保持聯絡,貓咪一直都是爽貓。當然這種測試不是用在每個對象身上都準,要看交談時他給我的感覺跟他的背景,但基本上我弄錯的機率真的很少,只是我沒拿出來跟她說而已。她不但質疑我,跟總編講話也很沒禮貌,像總編說中途貓咪:「可以讓我家孩子看看動物的生態也不錯。」誰一聽都知道所謂的"看"是指參與這件事吧?她馬上用很不屑的表情說:「母貓生小貓不能看!不然牠會把小貓吃掉!」然後就一臉不爽,之後類似的話還有很多,一直到走出屋子還在說:「他沒經驗不應該養貓的.......而且他家有狗,我覺得他根本就想把狗跟貓養在一起....」誰養動物不是經過不斷的測試跟磨合?只要有常識,就看得出貓的反應跟牠所處的狀態,她這種講法等於把人當白癡,我忍不住回她:「那妳是一開始養貓就有經驗了嗎?誰會生下來就有養貓經驗?」她才閉嘴。

然後三隻小貓出生,初期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總編每隔幾天就把貓母子的照片、影片po上來,他是處女星群的人,甚至曾經錄了長達好幾分鐘母貓吃完一碗飼料的畫面上來,小貓的成長過程他也有記錄。只是到滿月後,其中一隻白貓明顯的大其他兩隻很多,我以前的經驗也是小貓兩個月以內都很不穩定,有時睡一睡就猝死,有時就突然不吃東西,所以還是一直有點擔心,只是擔心歸擔心,我不會因為擔心就一直去質疑人,因為那樣沒有建設性。

後來有一天總編貼了一張他去挖墳的照片,說黑白貓走了,我們大家當然都嚇一跳,我問總編小貓是猝死嗎?總編說不是,他可能是想盡可能提供多一點訊息,就講得很清楚:常看到小白貓抱著小黑白踹牠的頭,他們覺得可能是受傷死的,而且說"死時下巴走位,經法醫鑑定為他殺無誤",但是他是文人,講這段話時是用一種仿警探片子中的口吻,所以就是誇飾法,當然大家的第一個想法是:「怎麼可能會打死?」但是我見過如果小貓體弱,隨便什麼事都會是死因,打架不可能打死,所以我們幾個養貓人都認為,可能本來就生病了,但他們家人又不懂貓,只能講出看到的事情,說下巴走位我也不驚訝,因為我曾經送走一窩五隻的幼貓,死時嘴巴都開開歪歪的,我那時還以為牠們是不是被媽媽壓死或被其他大貓打死?後來獸醫鑑定沒有外傷跟骨折~後來看過幾次,也就知道狀況了。

當然詳情還是要問,但那時當下之急是總編已經求救了,他說他整天在上班,也想辦法隔離小白貓跟另一隻小黑貓,但狀況還是不良,需要有人好好照顧牠們,我們當然是先處理接手的事項,之後Josie接手了小黑貓,也非常虛弱,帶去獸醫院,醫生說是因為嗆奶引發的肺炎,很危險,我再回頭問總編,總編說母貓已經有好幾天不願意餵奶,連小白貓都吃不到多少,他們怎麼橋都沒用,而且母貓很明顯的偏心(有養過貓的人就知道是什麼狀況,不用我說,難道母貓真的是偏心嗎?牠是選擇存活率最大的小貓來照顧,但在人眼裡看來就是偏心,他就只是照他看到的說出來罷了)。這時我們心裡有數,這應該就是主因了,不是什麼打架打死。

就在我們忙得焦頭爛額時,陳X霏突然在她自己的fb說:「各位奶媽!你們相信同窩小貓會把自己手足打死嗎?」這句話斷章取義到我覺得她根本就把我們當仇人看,我問她是什麼意思?她先說是寫給我看的,說我把小白貓寫成兇手會害了牠,我改了內文後,跟她說她什麼都沒問,就直接這樣講,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她就顧左右而言他:「我又沒說他家有狗!不然大家一定都會說是狗咬死的!」然後又貼了一段對話,她稱之為動物醫生的朋友,就是陳X霏說:「下巴走位有可能是奶貓打的嗎?」動物獸醫說:「不可能,是人為,而且是被抓起來甩來甩去死的,如果是狗咬死會有齒痕!」我還真是佩服,沒見過有人可以隔空驗屍的!而且陳X霏提供資訊的口氣,一副她是親眼看到屍體的樣子,我知道小貓死掉大家情緒都不好,但我不能接受她把情緒發洩在我朋友身上!我說:「他說下巴走位就走位嗎?妳有問過他詳情嗎?我們是專業他不是,妳真的覺得他講的就一定是死因嗎?」她就回:「他都說有法醫鑑定了!」(這是我最討厭天秤座的一點,永遠只以字面來看事情) 我說:「好!如果是總編殺的,那我問他是不是猝死?他幹嘛不說是就好?」她不回答,我說:「他埋掉就埋掉,我們又看不到!他幹嘛要自己把屍體身上的罪證告訴妳讓妳懷疑他?還請什麼法醫鑑定?殺了就殺了驗什麼屍?」她還是不講話,我說:「如果是狗或人殺的!小貓活不到一個月,也不會只死一隻!妳分不出一個人講話的內容要怎麼判斷嗎?」她才還嘴:「他是妳朋友又不是我朋友,我又不了解他!我朋友就說是人為的了,妳要自我安慰沒關係!我只是要告訴妳狀況!」(很好,她一個沒插手處理的人要告訴我們狀況?)我說:「自我安慰?我只是沒有被害妄想症而已,凡事都有邏輯!如果是人為的,那整個狀況就是邏輯不合!」(事後我朋友說,一個殺貓的人幹嘛要埋牠?那麼小一隻扔進垃圾桶就好了啊!而已以發生過的案例來看,哪個虐貓人會急著把健康的貓送走,一定都是死都不肯交出貓啊!)

然後她就不回話,我說:「既然如此沒什麼好說的,我們互刪吧!我借妳的小筆電記得還我。」然後我就刪了她,但沒封鎖,因為免得她又說什麼聯絡不上我們不知道真相,過了兩天筆電沒還回來,我又發了訊息:「妳筆電什麼時候還我?」她就封鎖我了。

整件事真的很可笑,她整天哭窮裝可憐,講得一副她對自己要求有多高的樣子,一遇到事情只會用腦補來處理,以為全世界除了她沒人會養貓。我個人是覺得就算小筆電拿不回來,能擺脫這種差勁的人已經是萬幸;她當初說放不下市區的貓,絕對不能住太遠,最後一次看到她消息時,她還在很高興的思考要去住哪裡?喔?那些話只是講給我聽的嗎?(要懷疑大家來懷疑啊!) 但同樣的,只要她沒有虐貓,其他的事我就不想追究,只是如果有捐款給義工的習慣的人,要注意這號人物,妳幫她的忙她會當是應該的,哪天發神經還反咬妳一口,我強烈建議不要跟這個人扯上關係。

雖然我自己長期支持動保,但我對動保圈印象越來越差了,之前就有個女大學生撿到一個多月大的小狗,被奇怪的獸醫送給奇怪的認養人,就有人開始臆測狗已經被吃了,然後就一群人喊打喊殺,還有人故作理性的說:「妳要有心理準備,狗可能已經被吃了。」我覺得這些人是神經病啊!?這些話只能把小女生嚇得哭哭啼啼,而且根本就不合理!我說:「按照常理來說,要吃狗會領養成犬,最好肉多一點,所以就算要吃牠也要再養一陣子,不然幼犬殺了能吃到什麼?所以狗一定還活著,現在就是要把這個人找出來。」結果沒有人理我,他們繼續演他們的悲劇,還有人夢到小狗..........最後找到認養人了,狗還活著,只是養得很差,那個認養人看來精神狀況不正常,但不是吃狗人。所以經由這一件事我學到教訓,除了是本來就跟自己是朋友的動保人,其他動保圈子的還是少接觸為妙,不然不知道哪天妳就莫名其妙變罪人了!(附註:小黑貓沒能熬過肺炎,但是牠是在新媽媽手中走的,還有等到媽媽醒來看牠,喵了一聲才走,其他一母一子由同一家人收養,是光的課程的Nadia老師,目前一切安好)

創作者介紹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嗯,,,,好累,在工作上我也跟這種人共事過,神經病,,,兩枚是雙魚,一枚男牡羊,我不懂星座,只是驚訝不同星座也不是一家人,卻有同一家人的思考邏輯,一樣編織劇情的方式,挖洞陷害人及無法溝通都一樣,,,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在店門外撒米餵麻雀後他們就定時會來要米吃,只是老在外送車上拉屎,這我最討厭只能認份去擦,沒辦法語言不通, 這些神經病我也當畜生無法溝通, 一溝通就鬼打牆,,,浪費時間
  • 真的很討厭,跟神經病一樣,動保界的臉都被這種人丟光了。

    天空為限 於 2015/08/16 17:10 回覆

  • 訪客
  • 辛苦你了,
    我也很辛苦,老人家打字不容易,謝謝妳回我,很開心,我還是默默在一邊支持妳就好,天空,自己多保重身體,眼睛別太勞累,不善待它們年紀大了反擊會很恐怖滴,祝福妳,掰百
  • 好,謝謝

    天空為限 於 2015/08/26 03: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