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由學生帶頭(但不是只有學生),抗議服貿草率通過,闖入立法院佔據會場的事,大家應該都已經知道了。我看到這個新聞時,猶如被打了強心針,因為我一直以為台灣的小孩太過安逸,那種革命的本能大概早就被社會磨掉了,沒想到他們的骨氣跟血氣都還在~但是我也知道,每一次的社運學運,不管是國民黨主導、民進黨主導、民間主導,或沒人主導,都會被講一樣的話:「為什麼要破壞規則啊?沒有溫和理性的抗議嗎?」同胞們,溫和理性的抗議當然有,只是構不成威脅,所以官員根本不會理,媒體也就不會理,所以你也不會知道;可以用溫和理性的抗議就解決的事,不會是大事,所以你也不會知道。憑什麼因為你不知道,你就說沒有?

關廠工人卧軌,大家躂伐:「為什麼要影響別人呢?我們想回家!他們為什麼不能用別的方式?」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用別的方式?在他們用臥軌造成你的麻煩,才吸引到你的注意力之前,他們用了協調、絕食、苦行,找了許多人來訴求,政府仍維持一貫傲慢的態度,除了打官腔之外什麼都不會,但這件案子是政府承接了這個債,工人們覺得窗口就是政府,才停止像無良企業主追討,但是幫老闆解套之後呢?政府(勞委會、現在的勞動局)就翻臉不認人,說只是代墊而已,追不到廠商的錢,那代墊的款項要還政府。所以很明顯的就是要替商人解套,但沒有要解決問題的誠意,最後企業跟政府都沒錯,錯的就是你們這些工人運氣不好。但是你為什麼要逼他們用一個根本沒辦法達到目的的方法做事?除了考慮你們自己個人的方便外,可不可以多放一點邏輯在腦袋裡?

這時候,我們該談的不是政治怎樣怎樣,那離我們太遙遠,我要談的是一個台灣人的通病:鄉愿!

昨天差不多時間有另一則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E7%8D%A8%E5%AE%B6-%E7%81%AB%E8%BB%8A%E9%80%83%E7%A5%A8-%E5%A9%A6%E4%B8%8D%E8%A3%9C%E7%A5%A8-%E8%85%B3%E8%B8%B9%E8%AD%A6-%E7%99%BE%E4%B9%98%E5%AE%A2%E5%A4%A7%E7%BD%B5-105300117.html

新聞內容是說一名疑似中國來的婦女,被查票查到逃了兩百多元的票,之後惱羞成怒大聲咆哮,還賴在車上不肯去補票,理直氣壯的說她要去嘉義再補!還踹了警察好幾腳,台鐵員工跟警察非但沒有把她從屁股後面踹下車,還一臉無奈任由她撒野,所有的班車都被這場僵持拖特誤點(可能台鐵誤點早就習慣了也不在乎),最後是........一名男乘客掏出五百元來說要幫她付車錢!!他們也就讓那個臭婊子拿錢了!?然後那婊子拿錢後作勢要下車,卻又改變主意坐回車上,堅持要到站再補票..........這些不是透過記者轉述,是現在錄影沒有中斷的看到的。

我們的公職人員,遇到這種人時,一向都軟弱無能,也只會幫著外人欺負自己人,遇到外國人外地人就矮一截,難看死了。那兩個香港的租霸婊子,警察也是對他們客客氣氣,但面對要捍衛民主權的人民時那種官威跟陣仗,完全不能比呀!敢情我們台灣還沒回歸,就自動被降級變賤民就是了?那就不要再拿什麼日本人欺壓我們的往事來找「KANO」的麻煩,國民黨對台灣人民沒有比日本人好到哪裡去!

遇到外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讓步再說,完全不管是非是什麼,這是鄉愿。

但你以為這種鄉愿很誇張嗎?一點也不,我敢保證你從小到大看多了,例如說念小學時同學一直欺負你,你有天忍不住還了一下手,單方面由他欺負你沒事,他也不會受罰,投訴老師,可能老師會告訴你「不要理他就好了」,告訴爸媽,他們會說「同學要友愛」(但完全不理會不想友愛的人是對方這回事,一廂情願以為教訓你,事情就會解決),但你有天還了一下手就是打架,而且兩邊的責任五五波,老師堅持「不管怎麼樣,打架就是不對!」兩邊各大五十大板,老師的行為等於告訴你,你要乖乖的被欺負才是對的。老師所謂的「不管怎麼樣」,意思就是她懶得弄清楚來龍去脈,反正造成他麻煩的她就全部處罰。因此你學到了:做錯事的人不會受到處罰,反抗才是錯的。這個老師是鄉愿。

或是你排了很久的隊,有人插隊,你告訴他不可以這樣,他惱羞成怒跟你吵起來時,所有人都用一副「你怎麼那麼愛計較?」的眼光看你,還帶點責怪你拖慢隊伍進度的感覺,這時如果你堅持自己的權益,那你就是錯的,或是店員明知道他插隊,為了省麻煩或懶得處理,還是幫他先結帳,這時如果你要計較,就是你在欺負店員,有人會說「心胸放寬一點」、「當作幫忙別人」,這也是鄉愿。

台灣人就是這樣長大的,所以會自願掏錢幫買票又襲警的賤女人付車票錢,因為除了息事寧人,他找不到任何處理問題的方式。所以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換句話說,這些人自以為公正,其實只是懶得思考,所以凡事習慣搬頂大帽子來壓人,來避開自己根本就不想了解也不想思考這件事。其實我尊重這些人,但就請你們閉嘴好嗎?不懂裝懂比漠不關心還討人厭。

當然不能每件事都革命,而台灣人一向溫懦,息事寧人早就是台灣人的慣性,你凡事想搞清楚是非,周圍的人都會用異樣眼光看你,所以我們這麼沒出息的人種也開始發狠時,代表事情絕對不對勁,因為發狠不好玩,那是一件很累的事,所以那些說「難道沒有更理性的方式嗎?」的大哥大姊,人家一定都用過了,但是理性的方式就等於不造成大家麻煩的方式,也就是既得利益者不會在乎的方式,如果沒用時那該怎麼辦?你們不知道大家都已經用盡辦法的原因,不是因為你們有多天真,相信理性的方式都會得到滿意的結果,而是你們根本不在乎事情能不能解決,只要別影響到你們就好。這就是自私,就是鄉愿。你不想管不要管就好了,你還試圖想要剝奪別人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權利,好讓你不用麻煩,也不用面對自己的沒良心,也不需要去判斷是非對錯。白癡通常日子過得最快樂。

同樣的,如果只是法條通過不合我們的意,其實大家早就習慣了,不會花這麼大的力氣去抗爭,今天是因為馬英九指示服貿一定要通過,所以藍委就用了下三濫的步數:當初國民黨答應逐條審查,用一套好的程序去處理這件事,但很正常的,現在又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承諾過了(聳肩)。

我們抗議的是「葉宜津昨天深夜連PO兩次貼文,轉述審查會的實際情況。她指出,一波波的衝撞後,只見張慶忠在9樓流竄「假裝如廁」,緊接著在後面靠近廁所旁,自行宣布不需審查,但混亂中根本沒人聽見他說了什麼,也因此追逐他的男同志,當然撲上去搶麥克風。

葉宜津質疑,「這樣就算出委員會?逕送院會準備表決?!決不接受!明日再戰。」隔了1小後,葉又再度於臉書上PO文大嘆,「我其實很傷心...張慶忠是台灣人」,並強調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會繼續再戰下去。

張慶忠昨天是在混亂中喊出,「本案已逾3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院會存查,散會。」一字未審就將《服貿》送出委。針對先前朝野曾協商決議要逐條審查、表決一事,張會後受訪時回應,議事依法處理,法令位階高於協商」(我看過好幾個版本的敘述,通常大同小異,應該沒有太大出入)

 

這件事!這種狀況下,有人說「再怎麼樣都應該溫和表達訴求」、「再怎麼要都不能破壞體制」,這種明明知道做了也沒用的事情,為什麼要一直講呢?溫和訴求過了,昨天之前也一直沒破壞體制,國民黨有聽進去嗎?如果聽不進去,我們就該像白癡一樣,重複訴求,然後讓他們把我們擱在一邊連聽都懶得聽,等到事情無可挽回的時候,再來指責他們的不是呢?到那時指責他們的不是有個屁用啊?是不是就像我前面講的,老師不管同學有多惡劣、店員不管插隊的人有多可惡,他們希望的就是你息事寧人、忍氣吞聲,等事情搞砸了,他們只想知道該怪罪誰就可以了,至於錯誤有沒有辦法挽回,他們也不在乎。他們只在乎不要看了礙眼。

而且民主的進展,靠的不就是孫文的革命起義(那個時代的說法叫叛亂份子、暴民)、蔣介石打的仗(他那時叫軍閥),之後一次又一次的遊行跟衝撞,有人自焚有人被暗殺,逼得政府修法開放戒嚴,辛辛苦苦才掙到這麼多人民的權利,結果現在有人說:「抗議就要和平理性,不能當暴民,不然就是沒有民主素養。」這種還在媽媽懷裡吃奶的智商的話,渾然不覺我們的民主就是靠著犧牲跟衝撞跟破壞舊體制得來的!如果凡事理性訴求不破壞體制,現在應該還是大清帝制、白色恐怖也不會終結,更不會解嚴~~你們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自由跟權利是怎麼來的?政府就像一頭騾子,你不鞭策它它就只會裝死,忙著搜刮自己利益都來不及了,誰會良心發現去顧到人民?只有犧牲自己的烈士才會去替人民做這些事,但現在被享受成果的人民反過來說他們的行為是暴民。

我突然覺得,我爸爸真的是好爸爸,我能活到內在這麼強壯,真的是我爹建立起來的。我爸爸是個謙和恭順的人,他也一直希望我的脾氣磨得溫和點,但畢竟是雙子座的,不會一昧拿死板的東西教我,像我十二歲時,他就教我騎摩托車,我說:「但我沒有駕照呀!」我爹說:「沒有駕照,妳平常就不可以騎車,在家裡院子騎騎就好了。」我說:「那我為什麼要學?」我爹說:「如果阿公阿嬤出狀況,爸爸又不在家,我們家這麼鄉下,妳要有辦法活動跟求救,緊急時我們也不用在乎罰單了,妳可以不要騎車,但妳要會騎車。」有些事是不需要做,但你一定要知道怎麼做。守規矩是基本原則而已,但拿它來套死自己,你就會後悔莫及。

有一陣子我當風紀,班上的同學有一些是很愛打架生事的,她們常常威脅如果不順她們的意,就要打誰打誰,我雖然跟她們槓上,但難免會怕,何況那是個不管是誰的錯,一律視同共犯的年代,有天若她們打我,我還手了,我會當場變成滋事者;我跟我爹說後,我爹很嚴肅的告訴我:「如果她們打妳,妳就還手,打死了爸爸負責!」我很驚訝,因為我爹一向是主張以和為貴的人,凡事都輕鬆帶過,我說:「這樣我可能會被記過。」我爹更認真的說:「我寧可妳被記過,也不要妳當一個被打不會還手的人,以後妳出社會爸爸沒辦法保護妳,妳要有自己打倒別人的能力。我是說如果妳自己覺得合情合理。」

我不知道那些鄉愿的人要怎麼教他們的孩子?那就像是你控制自己的小孩每一件事,但命令他要學會獨立,你整天逼他接受一堆是非不分的觀念,然後期許他長大以後分得清是非黑白?你告訴你的孩子,那些插隊的、佔人便宜的、強渡關山的,我們都應該容忍他們,那他們長大自然變得跟你一樣鄉愿又懦弱。
剛剛我才在fb上舉了一個例子,有朋友說:「就算通過的程序不合法,我們應該可以用選票制裁他們。」我說:「用選票制裁,那就像是有人正掐住你親人的脖子要殺死他,但你告訴我拿刀砍他是違法的,我們應該等親人被殺死之後,確定他犯了罪,再去報警抓他。但是我會拿起刀子阻止他殺害我的親人。」為什麼有人老是喜歡叫我們去做一些明明知道沒有人會在乎也沒有用的事呢?我就是不懂。所以這些人叫我們等服貿強渡關山通過開始實施後,我們再去譴責立委就好;別人打我們時,我們要先挨揍,之後再證明他是錯的就好。但是誰有空去做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的事?等到錯誤造成後再去討論誰對誰錯意義在哪裡?我們不是一開始就應該阻止錯的事情嗎?

這不是政治,這是一個你在面對問題時,到底願不願意去正視問題的最好測試,若你不會叫自己的孩子忍氣吞聲、茍且過日子,那又在這邊講什麼「別人錯我們不能跟他一樣啊」的廢話大道理?如果你沒有覺悟要爭取自己的權益,只會任由自己的權利喪失再來亡羊補牢,那請你閃到旁邊去,不要擋住我們爭取台灣免於沉淪到底的道路!

創作者介紹

天空為限的發聲現場

天空為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一堆井底綠蛙在呱呱
  • 當初走程序給妳逐條審..綠委當時卻一直杯葛...這樣就非單方面問題
  • 你活在平行世界裡嗎?還有去看民調,你這種人是少數,連呱呱呱都算不上,只會喃喃自語,就跟張慶忠一樣鬼鬼祟祟。

    天空為限 於 2014/03/20 14:20 回覆

  • 訪客
  • 我可以分享嗎?
  • 好哇!

    天空為限 於 2014/03/20 15:57 回覆

  • 無言
  • 說不談政治,結果整篇看下來還是政治...
    當初說好逐條審查,是誰拖著不審查?民進黨!!
    韓國在2014年底都要跟中國簽FTA了,台灣還在自我封鎖?
    什麼叫做黑箱??王金平主持的朝野協商才叫黑箱,服貿主文跟內容早就公告了,你有撥空去看內容嗎?還是只看懶人包就算懂?
    民主是數人頭,而不是掄拳頭搞破壞,民國都103年了,政黨輪替的兩次了,您還在以100多年前的滿清專制獨裁比,腦袋還停留在專制時代?
    幾年前反ECFA,蔡英文還不說當選後照單全收?
    說不談政治,結果整篇看下來還是政治...
    無言~
  • 哇!你好在乎說了的話沒做到這種事哦!奇怪怎麼對政客的睜眼說瞎話一點都不在乎呢?

    你也知道民主是數人頭啊????????
    那張慶忠偷偷摸摸自行宣布通過是哪裡數到人頭了?不遵照民主國家數人頭的政黨,不教訓他,要等臺灣改成帝制跟共產制嗎?

    光就上面兩點你的矛盾就比誰都讓人無言了啦!這種思考模式還有膽子想打人臉?乖乖當你的順民去,你沒有跟人論述的本事。

    你才蠢到掛著民主國家旗幟的黨在做跟滿清一樣的事都看不出來,民主才會斷送在你這種愚民兼瞎子手上。

    天空為限 於 2014/03/21 03:32 回覆

  • 虛心求教
  • 格主您好
    看完文章後很贊同您的觀點,但也讓我想要更了解一些細節
    這幾天看了許多佔領立法院學生的社運活動,也因此讀了許多篇報導及個人意見
    我有一些疑問想要弄清楚
    雖然有找了幾天前的新聞來看,但不知道是我國文造詣不好,還是我平常沒在關注政治議題所以看不懂...
    http://times.hinet.net/news/15116045
    http://times.hinet.net/news/15110638?m=anx
    想請問這三個月在野黨發生了什麼事而沒有審查服貿協議?
    為什麼執政黨要偷偷摸摸地宣布通過服貿協議?他們人不是比較多嗎?

    我真的很想釐清,可以麻煩您幫我解惑嗎?因為我自己看不懂
    T__T
  • 其實看政府的事情呢,就跟看公司的事情一樣,今天你是納稅人,就等於董事會的一員,老闆是不聽員工理由的。

    重點就是世界上每個執政黨都會有反對黨牽制,所以一直怪反對黨牽制他們,那就是無病呻吟,不然還希望他們整天幫執政黨鼓掌灑花嗎?換成國民黨當反對黨時,做的事情也差不多。

    所以既然他們都知道台灣有反對黨、也知道一定會遭到阻礙,他們上任前就要有把握能搞定這些事,不要跟老闆(人民)哭腰,不然就請他們回家去吃媽媽的奶,不要從政。

    天空為限 於 2014/03/22 02:24 回覆

  • 支持你
  • 什麼意思很早就公開內容了,看了又怎樣,還不是一樣硬闖關,我就算看說真的我也不一定全盤了解,很多條例本來就是要根據專家去審查,各方專家去評估可能風險,不然要專家幹嘛,瑞士光審查一個案子可能就要審超過10年,不要說這種一堆總統的國家好了,就算是美國還英國或是加拿大也是這樣至少三年以上,一堆專家從各方面去了解,再公布,我們講求的數據是好嗎?不是一直說,喔你根本沒看條例,你看了跟我解釋來聽聽在跟我屁話,好在哪壞在哪?更何況凡是有利有弊,配套措施也沒給,就說要簽,就說只有利不會有弊,聽起來就是他媽在放屁,別人敬我一分,我回他三分,別人不把我當人,我三倍奉還他,以和為貴,誰不想,前提先尊重我,不尊重我,我也把你當狗屎,我又沒欠你,暴民學生哩,我還覺得不夠狠勒,還掃地,看看烏克蘭像是廢墟這才叫革命八"不自由,毋寧死"聽過這句話嗎?我想以你的智商可能很難理解,流過血才換來的自由,這就是英國,民主得來不易,我們要慎重審核不是聽他狗屁說過就過!
  • Sam Nc
  • 我從小就是這麼說~~ 看到有人用一針見血的文字暢快淋漓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感覺超~~爽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